近五年的时间,在今天的答辩结束以后,博士生涯确实要告一段落了,再回头看看过去的种种,心中不免有许多唏嘘。是感慨,是无奈,是遗憾,更是踌躇。聊以此记,记录过去的这一段时光。

关于读研读博

我想,如果这篇是个回忆录的话,第一个要回应自己的问题,应该就是为什么会读研和读博了。实际上回头去看刚当时的窘况,真的很狗血。直到考试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读研,具体可以参见我 16 写的一篇文字 陈年旧事。当时的我,犹豫,恐慌,对未来一无所知,特别是大三的时候,由于经历过大二的低谷,我努力了整整一年,希望自己能够在未来得到社会的认可。但是大四来临,我发现自己太幼稚了,大三之所以自己好像”突飞猛进“了,其实是周边的人已经开始淡出学校,走向社会了而已。在找实习的过程中,自己的所知所学好像没有办法让我找到心仪的工作,无奈之下,我甚至在考虑双肩挑的事情,然而我下不了决心,或者说自己不甘心。于是,我还是硬着头皮去找工作了。时间过得很快,果然我还是没有找到心仪的工作,正巧一个相处不错的同学准备考研,我也就跟着一起去考研了。说来搞笑,我完全是凑热闹去的,结果他突然被通知保研了,而我反而成了那个真正要考研的人。时间过得飞快,直到考研前,我还是懵的,甚至都不想考了,但是无奈,交了钱,不去考试实在说不过去,只好硬着头皮上了,所幸,即使经历了波折,最后还是继续读研了。

读研的生活是枯燥的,也是紧张的。在前两个月,我一直处于一种,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的状态中。同时,参与的项目主要偏向工程,自己也算稍微记得点代码,于是就继续去做本科的一些软件开发的工作了,可能是机缘巧合,我在参与这个项目的过程中遇见了我的未婚妻(当然当时只是同学,以下尊称那位同学),说实话,一开始看着挺对眼的,有一点点喜欢。但是她跟我不一样,她刚从国外回来,家境优渥,也早早的就准备读博,一开始的一阵子,我是很自卑的状态在面对她(当然现在也免不了自卑,毕竟空手套白狼了属于是),因为一来,我一无所有,二来,我更谈不上学术能力多强。唯独有点自信的,可能就是会写点代码吧。在这个项目结束后,我开始注意到她,不过当时的我连一场正经恋爱都没谈过,也就没多想了。后来,我的小导师可能是觉得我在这个项目里面做的还像个人做出来的东西吧,就和我交流起读博的事情。和家里商量了一下,父母当然很支持我做决定,但是并不知道未来的规划,也不知道读博是什么,我也就没法把这个当作支持了。后来,也是偶然的机会,我就和周边的人聊了一下,当然什么信息都有。在越发矛盾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那位同学,我这读博的话,说不定可以和她多聊聊天,不也挺好的么。现在回想,当时好像是开窍了似的,下了这么大决心要追她。其实,当时自己真的是一片迷茫,啥都不知道。再后来,我们俩就一起申请读博了。

和那位同学一起

随着国外学生的回流,现在的读博竞争是很紧张的,但是所幸,我当时申请的时候,名额相对宽松,虽然我很菜,但是也还好,获得了硕博连读的机会。

读博,现在看来,意味着更多的努力,更多的责任。但是当时的我,还是一脸茫然,连读一篇文献都不知道怎么读,参考文献格式也不知道怎么选,文献管理也好,课题方向也好,全都不知道。也怪我没有和师兄师姐多交流,因此度过了大量的迷茫过程。而这个过程中,我越发的躁动了起来,和那位同学的交流也多了一些,甚至我还有点开窍,开始送花送水果了。搁以前,我敲破脑袋也做不出来,也许真的是应了那句话,有缘千里来相会,我俩在经历了七七八八的事情以后,终于走到了一起。当时也希望我俩能够互相帮助,共同进步,但是回头看那段日子,多半是俩人沉迷于谈恋爱,而荒废了自己的时间。同时,缺少对学习的自我要求,实际上浪费了较多的精力,还是挺可惜的。

科研,实际上就如大家所熟知的,挑战性强,但也充满趣味,与组内其他同学一起学习进步的感觉很好,和那位同学偶尔交流交流学术也挺有乐趣。只是,如果我能够再回到当时,一定会劝自己找个更有效的学习方式,不要做太多的无用功。

有幸,我们俩先后发表了一些论文,取得了一些成果。渐渐的,我们有了更近一步的想法,我开始准备申请 CSC 的出国,当然她也很支持,只是我错误的估计了形势,对自己盲目自信,甚至自负,结果第一年,炸了,输得很惨,她倒是很大度的支持我。我也意识到自己确实不能飘,在埋头整了一年以后,我们俩一起获批去了美帝。当时好傻,害怕撞车,就申请了不同的学校,结果国家压根就没有这个规定,出来结果以后,虽然都可以去联培,但是想到要异地,还挺难受的。就想着给对方一个承诺,于是在出国前,我俩就订婚了。果不其然,出国的第一个月,我俩就吵架了,她直接打飞的过来了我这边,问题获得了当面解决,和平共处一阵子后,来到了圣诞节,我们开始了计划中的第一次自驾游,算作蜜月旅行,我俩从匹兹堡->布法罗->纽约->华盛顿->匹兹堡,路上欣赏了伊利湖、大瀑布、长岛、自由女神、林肯纪念碑等等出现在以前书本上的东西,现在想想,也是这辈子值得纪念的一次旅行了。结束后,约着春假再去西海岸。

可惜,新冠来了,没等及春假,我就买了机票准备跑去诺克斯维尔看看,一切准备妥当后,计划着一周后回来。然而事与愿违,我没有赶上快速的公交,飞机误点了,可能是怕疫情封城,她直接租了一辆 full size 的轿车,从千里之外的诺克斯维尔来到了匹兹堡,我那时又懊悔又感动,告诉自己,将来得好好保护现在这位千里奔波而来的小姑娘(然而,我还是在后来的日子里和这位同学吵很多次架,在此我要公开道歉)。我也就收拾了一下跟着车去了诺克斯维尔。

果不其然,疫情在美国爆发了(其实,对比现在,当时的疫情简直是毛毛雨),我就顺水推舟的在她的 House 里面住下来了,这一待就是半年,到了回国的前月,她的房子到期了,我们也遗憾没有再去西海岸,为了弥补一下,我们就打包了仅有的家具,一路自驾又回到了匹兹堡。在这个城市,我们总算是体验了一把小两口的日子(在诺克斯维尔室友太多了),自己的厨艺似乎也有点进步,做出来的东西总算能吃了,我们俩确实在下半年几乎没有学习,一直混吃等死的状态待到了 9 月回国。

到底什么是管理

回国后的日子,一开始是非常不适应的,我也理解了那行长期在远离城市的地区生活的人,为何刚刚进入城市会有一种极度不适应的感觉。不夸张的说,回来结束隔离以后,我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和人打招呼,还记得我俩刚从上海的隔离酒店出来后,拖着两个巨大的行李箱,披头散发的,跟刚从牢里放出来的一样,但是当脚踏出来的那刻,归属感才真正的回来。说来搞笑,我们俩接触隔离后的第一顿,由于行动不便,吃的竟然是肯德基,还是蛮戏谑的。

在家里短暂休整后,就回到学校继续干活了,当然主要是大论文,但是在20年的下半年,我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准备论文,主要还是自己对于时间的把握和控制不够,对于集体工作和个人工作的安排实际上是非常欠缺考虑的,这也为我的论文埋下了隐患。在持续的熬夜中,论文终于搞完了,在21年的4月,论文送审了,5月,事与愿违,我的大论文在第一轮评审中,挂了,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这也是一个特别的日子让我再次认识到自己是多么的菜,多么的垃圾。而出现问题的环节,竟然在于一个让我至今无法回答的问题,那就是什么是管理。

我是无法回答这个问题的,以我现在的资历,哪怕过了 10 年我也没法回答这个问题。管理是无处不在的,但是具象到一个论文,一个研究,那一定是具体的,而我没有在论文里面做到,因此我得到这个的惩罚也是合理合适的,在反复的反思后,我也是彻底的改了自己的初版大论文,也有幸得到了评审的认可,可是这就意味着半年的时间,以及各种事情的耽误与推迟,这也就暂且不表了。

未来要干什么

首先是科研与生活的兼顾,处理好自己的身份和角色,履行自己的责任与义务。其次,就是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争取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吧。未来的未知数太多,只能从做好自己,照顾好她和家人开始做起了。

心态浮躁,这篇记录先写到这,后面想到了,再补充修改吧。